樂趣在線-珍貴的饋贈

前段時間有實習教師來樂趣在線們班上課,內容其實是我們已經學過的。我滿懷期望,原想新老師會帶來什麽新氣象。結果大失所望,一節課聽得“食不知味”,這才意識到我們的老師其實教得確實不錯,很多人和我一樣,在上完那節公開課後由衷的認同了他。我們也這麽對他說,他看起來還是和平時一樣,可總覺得有什麽不同,大概是欣慰。具體我也說不上來,或許只有教師才能體會到吧。

自我倆成爲同桌,兩個人之間的話題莫名其妙多了不知多少。不知說了多久,也不清楚在聊些什麽,但即是如此,亦足以聊上一天笑上一天——東拉西扯附帶惡搞塗鴉碎碎念。以至于現在我和三葉誰都不記得當時的事,朦朦胧胧一片,只能點著頭告訴你:很開心。

夜自修快要開始了,我匆忙趕到教室。推門,眼角瞥過。咦,多了個人,落座前問了旁邊的同學:“那人誰啊?”同學詭異地朝我笑了笑:“新同學。”這時其他人也應和這種說法。從他們搞怪的表情中不難猜到這其中必定有貓膩。再回頭,仔仔細細瞧了那人的背影,很熟悉卻怎麽也想不起來會是誰。難不成是隔壁班的,還是……

當時,三葉和我,僅是普通朋友而已。

雖說理解,但對于上通用技術課還是有些不習慣。他在上面講得津津有味,我卻一直不明白他想要教給我們什麽,也許是下意識的養成了“作業就是學習”的習慣,沒有作業,反倒覺得茫然,對他的教育水平也因此産生質疑。

到了初3,我們是同桌。也許沒有這件事,我們始終都會是淡淡的——可當我們成了同桌,以往的舊印象統統被打碎

俗話說有比較就有突出,這話確實不假。

通用技術,第一次聽到這個詞是在高一時。那會兒還沒有這門課程,只是一次聽人提起高二的通用技術會考有修馬桶的題,這讓許多考生都蒙了。我也因此落下這麽個後遺症:認爲通用技術就是修馬桶。于是,一提起它就覺得有些別扭。

聽見樂趣在線們的對話,他笑了笑:“唉,你們這些人哪。”明明很有教育意義的話,配上他帶笑的臉竟硬是有讓人發笑的沖動,于是原本安靜的教室就充滿了笑聲,與此同時鈴聲大作。

(二)“通用技術就是修馬桶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