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運28模式|品高考百味

台下十年功

幸運28模式們高二年級的教學樓正對面就是高三年級的教學樓,每到放學,就有一大部分的學生如翻江倒海般向飯堂進軍,這氣勢毫不比黃河決堤、錢塘江潮小。高三的學哥學姐們以劉翔都望塵莫及的爭奪那飯堂隊伍的前排位置,只爲了那份填飽肚子的飯。高考中,如果你成績高一分可能甩掉上千人,但是在這所中學裏,如果你慢一分鍾,就有可能多出四五米的隊伍,時間在這時候顯得尤其珍貴,也不難理解,爲什麽惜時如金的高三學子們會這麽熟練的運用“走爲上計”。

《高考計》

晚上睡覺時,我睡不著,剛好聽到父親在和母親說什麽。隱隱約約的,聽到父親說:“家鄉要修路,我想送兩車水泥過去。”還沒等父親落音,母親立馬說道:“兩車?你瘋了嗎,那得花多少錢啊!我們省吃儉用擠出來的積蓄還要還債呢,你想一下子就這麽花掉嗎?”父親依舊試著勸說:“錢沒了我們可以再賺啊,但家鄉只修這一回,而且家鄉修路是造福幾代人的事啊。如果錢湊不齊,就此擱淺,家鄉發展的機遇就少了許多了。你也不希望那兒一直很窮吧。”“關我們啥事你都從裏面出來了,他們發展的出路是死是活也影響不了我們,還能怎麽著了。你也別說了,反正你休想在這件事上動一分錢!”母親铿锵有力、堅定不移的回答。父親發火了:“你現在怎麽這麽不通情理了……”接著,父親說了許多,可就是沒通過母親那一關,最後吵了一架。那天晚上以後,一連幾天的冷戰拉開帷幕,原本其樂融融的用餐時間也變得冷眼相對。聽說,最後父親還是堅持把那兩車水泥運了過去。

起床鈴把宿舍樓的一群懶豬吵得沸沸揚揚,猶如百萬大軍布下了天羅地網,聲勢尤其浩蕩,可在這大軍中鮮有高三學生的身影,這讓人聯想到這些人在晚上苦讀到深更半夜,早上在床上懶睡的情景,可到他們門口一看,讓人不得不大歎驚訝,宿舍內空空如也,這讓人有種被騙的感覺,“深更半夜”就集體撤兵,這可是典型的“空城計”。

後來有一天,父親接到一個電話,來自家鄉的。好像說家鄉那邊的村鎮要修路什麽的,但政府資金遲遲不下,所以希望走出村子的家鄉人湊點錢,把路建好。以前曾聽母親說過父親家鄉,在他們結婚的時候。父親的家鄉很窮,窮到無法想象,基本上村裏大多數房屋很破舊,下雨時屋頂還會滴水下來。村裏人沒有電器,但有幾戶人家條件好點的,家裏有手電筒,也算是一種電器了吧,大多數相鄰家裏只有幾把椅子,有時來客了,椅子都不夠……父親家鄉的黃泥路更是坎坷不平,平日裏小孩子去上學要走上好幾個小時,修通了路後,孩子們就到學校就更方便了吧。家鄉種植的農産品也不用一人一擔挑往鎮上去賣了吧,直接用卡車就可以運過去了……這的確是件大好事,可這房子買了還沒到半年。父親放下電話後,一個人靜靜坐在椅子上,一手托那有些紮人胡茬的下巴,一手夾著著煙。我坐在書桌旁透過門縫看著他點燃又掐滅了一根又一根煙。看上去,他一張鎮靜的臉上,眼睛中卻閃出幾分迷茫和困窘。

1。空城計

小學,我們爲了能考取市裏那唯一一所重點初中,不斷的超綱做奧賽數學,不斷的寫與年齡不符的世俗文章,只爲了家長與老師口中的那所中學,爲之努力,打好基礎,于是我們學會了競爭,過早的去面對我們所不能承擔的問題,失去了太多的童真,在殘酷的競爭中,我們的生活開始與學習産生緊密的聯系。“吃得苦中苦,方爲人上人”與生活相對,當時的學習似乎才是真正的苦。

升入高中,我們才知道什麽是郭敬明在《愛與痛的邊緣》中說的:高一來了,高三還會遠嗎?因爲一上高中,我們就開始不適應,初中,我們學的是6科,到高中,我們要學11科。校醫室的頭痛要也越來越暢銷。拖著高一學習中的許多疑惑,我們邁進了高二的學習,這時,我們又不禁想起《愛與痛的邊緣》中的另一句話:高二到了,高三已經來了。于是每個人都忘我的讀,忘我的背,忘我的作題,幸運28模式們開始後悔了:爲什麽高一的時候不玩多一點?在教室裏看著高三的學哥學姐們熟練的使用著《高考三十六計》,准備著那短短的兩天高考。

2。走爲上計